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此为防盗章

    青竹楼, 西殿

    自挪来那天起就一直病的昏沉的石答应今个总算是睁开了眼睛。

    她年纪小,又还在病中,每日的汤药成碗成碗的灌下,棉雾更是衣不解带的细心照顾, 小半个月了才将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温知许进来的时候,她便红着一双眼睛,放在被面的手抓的紧紧的:“温姐姐。”

    坐在床上的人一张小脸将将巴掌大, 病了那么久的脸更是毫无血色,洁白的贝齿咬着下唇瓣, 一双圆润的眼睛红的活脱脱就是个兔子。

    她见温知许进来。挣扎的在床塌上就要下去, 还是一边的似云眼疾手快拦了下来:“石答应,您身子还没太好,可千万别起来。”

    “我就是想感谢一下温姐姐。”石答应人小小的,但三观却很正:“病了这么久, 太医院的人都不乐意沾染上我。”

    “赫嫔娘娘更是嫌弃, 生怕我死在了储秀宫早早的就让我挪了出去。”她捂着帕子咳嗽了一声,一双眼泪开始啪啪的往下掉:“若不是姐姐……若不是姐姐救我一命, 我的尸首恐怕早就凉透了。”

    当初温知许救她, 不过是看在一条人命的份上,现下石答应醒了, 倒是生出几分欣慰来。

    “身子还没大好,还是要好好养着才是。”石答应屋子里一股苦涩的药汤味, 温知许便没走进。

    “大病一场, 唯恐伤了元气, 好好吃药进补进补,先养好身体旁的日后再说。”

    石答应还在病中,自然是什么都答应。温知许让她好好养着,她便关着门专心的养身体。

    而进宫三个月后,一直修养在青竹楼中的温常在与石答应像是渐渐的被人忘弃了一般。

    小元子不死心,偷偷去了敬事房求他那兄弟打听,这才知道敬事房的人受了赫嫔的打点,早早的就将温常在的绿头牌给撤了下来。

    “主子……”小元子话还没说完,似云就像一□□似的冲了进来。

    “内务府实在是欺人太甚。”一进屋,似云便像个点着的炮仗,嘴里啪啪的将刚刚发生的事一字一句的说出来。

    九月初的时候,内务府就开始克扣青竹楼的份例。

    似云巴巴的过去找了两次,内务府都是百般推迟,说尽了废话就是不给。

    月初就要发的份例,直到那个月的下旬才东拼拼西凑凑的将东西拨了下来,虽东西不怎么样,但至少是给下来了。

    这次惹的似云发怒的是,内务府将各宫的秋装都发了下来,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唯独的就漏了青竹楼。

    满宫的宫女们都换上了新衣服,青竹楼的宫女们早就眼巴巴的在等着。

    似云去了三回,回回都被内务府的给打发了出来,似云气不过就去闹,内务府的管事却阴阳怪气的道:“今个就算是你主子来了,这秋衣也发不下来。”

    “主子,您听听,内务府的人这样瞧不起咱们。”似云眼巴巴的瞧着主子,希望温知许能她一个说法。

    “像我这样一个进宫就无宠生病的常在,确实奈何不了一个内务府放管事。”温知许平静的没有一丝情绪的回答似云这个问题。

    “算了,不过是个秋衣而已,我们自个带来的银子也不少,你去拿些银子去秀坊,让她们按照宫中的例子给青竹楼的宫人每人裁剪两身便是了。”

    似云气的眼睛都要冒出来了,却被温知许三言两语就解决掉。

    虽秋衣有了,但还是有些不甘心,嘟囔着说了一句:“主子,难道我们一辈子都要在青竹楼吗?”

    “怎么,嫌弃这里?”温知许起身,走到桌案边抽出笔,闲来无事的练着字。

    “也不是,这儿也挺好,但是主子我们总不能一直在这。”似云进皇宫久了,不用人说也知道了在宫中生存万岁爷恩宠的重要性。

    何况前头还有一个对主子虎视眈眈的表小姐,才刚进宫能就能想尽办法给主子制造麻烦。

    甚至还想让主子一辈子困在青竹楼。

    若是日后她真的受宠了的话,似云觉得她能要了主子的命。

    “小姐。”她期期艾艾的凑到温知许身边:“不管怎样,我都会跟着您。”

    温知许稍稍转过头,窗外的阳光打在她脸上,半边侧脸就足够绝色,她稍稍的眨了下眼睛,狭长的眼角微微的往上翘,眼尾处还泛着红意,孤高中带着妩媚,一双眼睛就足以勾魂。

    温知许的眼中是似云看不懂的了若指掌,她笑了笑,没解释,只抬手在纸上写了一个字。

    等。

    ***

    苏清秋身上的疹子用了几天药倒也慢慢的好了起来。

    身上不痒了,心里却开始像猫抓一样痒起来,那晚的事万岁爷虽然没责怪她,但之后就再也没有翻过她的牌子。

    她心中还是有一丝害怕,是不是那日自己一身红色的疹子将万岁爷吓到了。

    一想到这个后果,她在聪慧再有计划也不禁开始胡思乱想。

    “主子,您可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秀兰见主子这两日心绪不加,赶紧上前劝:“这几日可又都是宁贵人侍寝,就连咱们屋后的通常在也伺候过一回。”

    “今个万岁爷翻了赫嫔娘娘的牌子,要不您过去守着,就算不能将万岁爷勾到咱们这来,见上一面也好啊,起码别让万岁爷把你忘了。”

    苏清秋的心被秀兰这么一说,便开始动摇了。

    明明知道她要是真按照秀兰说的那样做,首先第一个惹怒的就是赫嫔娘娘,储秀宫的主位一准会第一个饶不了她。

    但心里还是悄悄的动摇了,那天晚上万岁爷眉眼带着的温柔,还在眼前。

    男人天生而成九五之尊的霸气,凑在耳边灼热的呼吸,让她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总是控制不住的想,要是真的成了呢?宁贵人长得也不比自己好上多少,一朝得宠却有无数人巴结。

    而且还敢明目张胆的怼赫嫔,赫嫔又敢说什么?还不是夹着尾巴灰溜溜的不吭声。

    秀兰见主子意动,更加上前劝:“主子,您总有一天是要往上爬的,何必太过在意这一个区区的储秀宫。”

    秀兰的一句话,就像是打通了苏清秋的任督二脉。

    脑子里的那根线,啪的一声开始断了:“你说的没错。”她转过头拍着秀兰的手:“赫嫔实在算不上什么。”

    “不过是个无儿无女的嫔位而已,要说恩宠还没新晋的宁贵人来的风光。”万岁爷来后宫的次数不算少,每个月内宜妃娘年那总有那么四五天,其余的便是德妃娘娘那去的最多。

    剩下的宁贵人一个人就要分走六七天,余下的一两天这个月给了通常在,还有那久不出宫门的良妃娘娘。

    赫嫔以前也是受宠的,但她长相艳丽,性格又像极了宜妃,宜妃娘娘的恩宠长久不衰,她自宁贵人得宠之后万岁爷却开始渐渐对她淡了起来。

    虽是这样说,到到底以前还是被皇上放在心尖儿上过的。

    赫嫔一撒娇,万岁爷便答应来用晚膳。苏清秋开始渐渐按捺不住了,整个储秀宫就她还还没侍寝,而是被原样退了回来。

    头先还对她恭敬有礼的通贵人,现下看见自己也开始忍不住开始嘚瑟了,摸着头上那对白玉玲珑簪道:“这是万岁爷赏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