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此为防盗章  “主……主子。”小元子看着温知许, 头都不敢抬起来。

    “御膳房的人胆子越发的大了,这样的菜端上来谁吃的下去。”似云看着摆在桌面上的菜, 气的眼睛都冒了起来。

    人为五斗米折腰, 刚刚还运筹帷幄的温知许不得不低下头,叹了口气, 无奈道:“怎么回事,不是已经拿钱打点了御膳房吗。”

    她刚进青竹楼便知道以后的待遇会越来越差,早早的就让小元子去了御膳房打点。

    有钱能使鬼推磨,温知许使了银子饭菜想吃什么点什么, 关上青竹楼的大门日子过的倒还滋润。

    眼下内务府连月例都不按时送来, 御膳房的胃口被也被养的越来越大。

    最重要的是苏常在恩宠正浓, 这些东西只怕是对她的特殊关照。

    果然, 小元子一脸为难,抬了抬眼睛支支吾吾的:“御膳房说……说上头有人吩咐的, 不敢,不敢再收奴才的钱。”

    “可知道是谁?”似云双眼唰的瞪过去。

    “说……说是苏常在。”小元子顶着巨大的压力,说话艰难。

    棉雾一听, 立马拔下头上的银簪就要往菜里试,温知许乐了,刚准备说她不敢,门口的却传来一声咳嗽。

    扭头看过去, 就见石答应白着一张脸, 扶着宫女的手走了进来。

    还未大好的身子分外瘦弱, 身上一件半旧的旗装挂在身上松松垮垮腰部足足大了一圈。

    “姐姐, 这些不能吃,她们见不得人有日子过,害了我不够还想来害姐姐。”石答应冲的似的闯进来,一把掀翻了桌上的饭菜。

    “石答应……”温知许想告诉她,饭菜无毒。

    但石答应的模样却有几丝疯狂,上前两步牢牢的抓住她的手:“姐姐,这些真的不能吃。”她一张小脸原就没有二两肉,衬的一双眼睛格外的大。

    “她们那些人,根本不把人命当回事。”石答应那双大的出奇的眼中含满了恨意:“我自己的身子骨自己知道,虽有些赢弱但却不会这般无缘无故的开始生病。”

    “初进宫中我连门都不敢出,就是吃了放了药的饭菜之后便一病不起。”

    “那姓李的太医来了几回断断续续的治了许久也不见好。”石答应站不住,将手撑在桌子上:“后来,我在病中又听见有人迷迷糊糊的说,将她挪去青竹楼任由自生自灭。”

    她说到这里浑身打了个寒颤,双眼之间也升起一阵恨:“姐姐,要不是你的话,我怕是死了都不知道究竟是为何。”

    “这些人眼中,一条命怕是跟牲畜一样不值钱。”

    石答应撑着桌子的手轻微的颤抖,可见这样几句话耗尽了她全部的勇气。

    温知许顿了顿,发现她怕的要死还是讲这些话说了出来,可见心中对储秀宫人等的恨意。

    她不想石答应这么小就开始带着恨意而活,但见她这咬牙切齿的模样到嘴边的话又吞了下去,后宫里容不下心善之人,有点手段起码比懵懵懂懂被人害死要强。

    不着痕迹的宽慰了几句,便让石答应回去了。

    她年纪小,身子骨还未长开,比温知许要矮半个头,走之前欲言又止的问了一句:“姐姐,她们一上来就设法将你关在这里,见不到皇上,得不到恩宠。”

    “你就不恨?”

    温知许摇摇头:“她人能上位靠的是她的手段,帝王的恩宠更不是一个人的。”

    石答应睁着她那双大眼睛,复杂的看了看温知许你长漂亮的脸。

    看着她的眼神,像是在看一朵圣母白莲花。

    温知许没解释,带着笑意看着她走了。

    眼看着她的背影消失之后才悄悄对似云吩咐:“日后离石答应远些。”

    似云不明白,问:“主子,石答应怎么了?”

    “没怎么。”温知许摇着头,石答应年纪小,做事太过偏激,刚刚当着下人的面都毫不掩饰对赫嫔人等的报复感。

    似云看不出,她看得出,别人自然也能看得出来。

    温知许怕她惹祸上身,倒时候牵连了自己。

    救她是看不惯一条人命死在自己眼前,但救起来之后,她做了什么想做什么,惹了什么后果那便通通都不干她的事了。

    她将手扶在干净的桌面上,右手的食指不停的在桌面敲打。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