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此为防盗章

    “回禀宜妃娘娘, 万岁爷今个翻了我的牌子。”苏清秋低下头,语气不卑不亢。

    宜妃听闻, 眼睛一眯。鼻子里面轻声的哼了一句,又凉凉的落在苏清秋身后的宫女秀兰的手上。

    后者感受到宜妃的视线, 拿着食盒的手不自在的往后缩了缩。

    “走吧。”宜妃见状嗤笑了一声,颇有几分耐人寻味道:“真真一股子小家子气。”

    “这宜妃简直比赫嫔娘娘还要霸道。”等宜妃的轿撵走的看不见了,秀兰才小声嘀咕了一句:“您都说了今个万岁爷翻的是您的牌子,她还巴巴的往养心殿去。”

    “别胡说了,”苏清秋扭头喝斥了她一声,凉凉的看了她一眼, 从胸口将那口浊气吐出:“你也知道, 她是妃位, 我不过是个常在。”

    转眼落在秀兰手中的食盒上:“走吧。”

    等走着过去养心殿,将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的笑声, 守门的公公见着她赶紧三两步的走下来:“奴才叩见苏常在, 您怎么这个时候自个过来了。”

    “今个万岁爷翻的是我的牌子,我刚亲手做了些糕点来献给万岁爷尝尝。”

    小太监往门里值了一指,面露为难:“宜妃娘娘将将过来,人已经进去了。”

    里面时不时传出的声音苏清秋不是没听见, 但还是掐了掐手心对门口守门的公公道:“还劳烦公公进去通传一声。”

    小太监不得已才点头推门进去, 轻声走进去凑到他师傅李德全身边, 小声禀报。

    李德全是万岁爷身边的贴身太监, 年岁倒是不大, 白面无须长相也还端正, 一眼看去不引人注目,只一双眼睛透着满满的精光,闻言挥手淡淡道:“行,你下去吧。”

    “老五跟老九已经长大了懂事了,心中有些有什么事都不太乐意跟臣妾说。”宜妃坐在康熙身边,笑着撒娇:“倒是十一,都十岁了还天天吵着要见皇阿玛。”

    宜妃再有风情,说到自己孩子的时候,都是满心的欢喜。

    倒是康熙注意到李德全那边的动静,拍了拍宜妃的手以示安慰,却问“怎么回事?”

    李德全赶紧凑上前,笑吟吟道:“回万岁爷,苏常在正在门口候着呢。”

    “她怎么来了?”康熙眉心一皱,早就忘记今个翻了苏常在的牌子,李德全便及时的凑上前,轻声提醒。康熙这才道:“那便让她进来吧。”

    提了十一阿哥几句,宜妃便不再继续提以免惹了万岁爷心烦,从手边挑了个橘子扒开,等万岁爷说完便笑脸盈盈的凑上前。

    橘子送到嘴边,康熙却没张嘴只伸手接了过去。宜妃看见了也不恼,依旧笑脸盈盈道:“既然今个万岁爷翻的是苏妹妹的牌子,那臣妾也就回去了。”

    她将手中扒剩下的果皮放到身边的宫女手心,走两步又回头,嘴唇一勾:“皇上莫要忘了臣妾刚刚说的话。”

    康熙闻言,将手心的那瓣橘子捏在拇指间转了转,笑了一声。

    ***

    秋风凉爽,迎着下午太阳的余晖穿过窗外那棵大树,斑驳的影子便随着风扬起。

    “今年的梅花开的要比往年的早。”青竹楼偏僻,往后走便到了宫墙角的角门,前方倒是有个废弃的花园。

    里头的花倒是不必旁的地方差,但离得远了,自然没人过来。

    顺着温知许的方向看过去,似云笑着道:“主子,这是什么梅花?才十一月份就开始冒花骨朵了,以往的梅花可是要等到三月份。”

    “绿萼梅,早春秋开没什么稀奇的。”温知许落在面前的梅花树上,苍劲的枝干上面开始冒出一个个粉白色的花骨朵。

    照这样长下去的话,怕是没几天梅花就会绽放开了。

    青竹楼的院子后面是竹林,一大片的竹子郁郁葱葱,前面却种了几颗梅花树,一到下雪的季节,满树的红花灿烂的如同烟火一样悄然绽放,散发着淡雅的清香。

    “大概还有两三日。”温知许想到《宠妃》那本书中,自顺治皇帝跟随爱妃去世之后,康熙的生母也在他十岁那年跟了去。

    接连失去两位至亲,那其中辛酸的心情自然旁人难以理会。

    青竹楼原先是顺治皇帝纳凉的地方,去世之后,这里便渐渐的荒废下来,康熙对顺治可以说是又爱又恨,只在每年梅花开了的时候一个人过来瞧瞧。

    因为做的隐蔽,这件事那么多年过去了,却一直无人知晓。

    “什么还有两三日。”似云一听,满脸的好奇。她凑在梅花从中,扭过来的时候衣襟碰到了梅花的枝干,温知许上前两步,将那根枝干从她身上轻柔的拿开。

    “没什么。”她瞧着枝干上就要冒出来的花骨朵,半垂下去的眼睛闪过一丝笑,语气却理所当然道:“当然是因为还有两三日这梅花就要开了啊。”

    “到时候我们日日在这等着,花一开我们就折了去做梅花糕吃。”如玉一般圆润细腻的手指伸上前,轻微的在那细小的花苞上点了一下,又立马放开。

    “好,好的主子。”似云楞了楞,看着满树的梅花已经想到糕点上去了。

    次日一早,没等温知许吩咐,似云已经巴巴的过去瞧梅花了。

    回来就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兴奋道:“主子,一晚上梅花的花骨朵已经都冒了出来,估计明天就要开了。”

    “到时候开了,我就折了去让御膳房的做糕点去。”

    她叽叽喳喳的凑在温知许身边,说起糕点来一脸的兴奋,温知许将手边那盘御膳房刚刚送来自己还没来得及碰的豆沙糕给了她。

    “这般馋嘴,拿起吃吧。”

    似云笑脸盈盈的接了过去,扭头去找棉雾了。

    “奴才小元子请主子安。”秋天青竹楼这边风大,撩起帘子就能跟出一阵风。小元子年纪小太监服穿在他身上长了一大截。

    “起来吧,你这衣服不合身,改日把衣服拿给似云,叫她给你改改。”

    见主子的目光落在他衣服上,小元子心中一暖,连声答应:“奴才多谢主子,多谢似云姐姐。”说罢他抬头,往那边嘴里塞满糕点的似云感激地看了一眼。

    “谁让你这样看我的。”似云嘴巴吃的满满的,赶紧扭过了身:“还不快跟主子说,你来有什么事。”

    “主子,苏常在来了。”被这么一打岔,小元子赶紧收敛起脸上的笑,回答。

    “那个坏女人,她还敢来。”温知许还没开口,似云倒是先炸了起来,将手中的盘子往身边棉雾的手中一塞,说罢就要出去找她理论。

    “回来。”棉雾瞧了瞧温知许,手伸过去拉住她往前跑的衣角。

    “主子。”似云挣脱不开,扭头询问温知许。

    温知许却不看她,只瞧着面前的小元子:“人到哪了?”

    “快到前头那个花园了,奴才刚经过御膳房瞧见苏常在带人往这边走,这才赶紧过来禀告主子。”

    “快到花园了?”温知许眼睛一眨,默默思虑了一会便道:“走,似云,跟我一起去会会这位表小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