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此为防盗章  她来的早, 此时正倚在马车上, 透过窗户往外看去。

    往她的视线寻过去,就见苏清秋正踩着花盆底走来。

    与书中描写的一样, 今个苏清秋可以说是精心的打扮过,一袭水红色的丝绸直筒斜襟旗装, 押线绣碎花纹饰裙摆还有几只穿花蝴蝶。

    她容貌柔弱,一身艳色的衣服, 加上一张楚楚可怜的脸, 着实的惹人心中怜爱。

    “确实好看。”温知许放下帘子,诚心夸奖。不愧是书中女主角,什么都不用做就能让人升起一丝保护欲。

    苏清秋看着前面的马车, 帘子放下前一瞬间, 看见温知许的打扮时候, 在原地楞了半响。

    穿的那么素净, 低眉垂眼的时候, 都看不清她那张绝色的脸。

    难道她没想中选?苏清秋的手紧紧的捏了捏,这个念头刚闪过, 随后又坚定的摇头。

    她还想到那天 , 她鼓起勇气去找温知许,装作不经意的说起太子爷的好话:“太子温润儒雅, 身姿神态如同青竹一般, 年岁又是与姐姐相仿。”

    “再加上姐姐的家世, 哪怕皇上心中早已有太子妃人选, 一个侧妃肯定是逃不脱的。”

    她小心翼翼的试探, 却见温知许懒洋洋的点着头,随意道:“就算我有心,你又怎会知道太子是如何想的呢?”

    她以为有戏,更加极力的劝说:“姐姐,那天太子站在我身边,妹妹可是看的真真的,太子爷瞧你的眼神都快要痴了。”说到这,她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嫉妒。

    却见温知许果然听了进去,一张艳丽绝色的脸一红,糯糯问道:“那选秀之事是皇上定夺,就算我有想法那又如何?”

    她心中一喜,以为这事有戏循循渐进的诱导:“姐姐,这还不简单?只要你写一封信,说明那日你是女扮男装,再道明你的身份实乃温三老爷的嫡女。”

    “太子爷看见后心中哪还有不清楚的,定然能像皇上将你讨了去。”

    她说完,却没见温知许回答,只拿一双眼睛漫不经心的看着自己。

    苏清秋先是纳闷,看清那双眼睛的时候,心却跟着一凉,开始猜测是不是自己太过着急,露馅儿了。

    而最让她觉得讽刺的是,温知许看着她的眼神。

    那双水灵灵的眼睛里面,赤.裸.裸的照出她心中的所想,丑陋又急切的欲.望。

    “你……”她吓的往后一退:“你刚刚一直都是在骗我?”

    温知许连头都懒得点,无聊抬手撑起下巴,玲珑剔透的眼睛滴溜溜的转。

    丝毫不掩饰从一开始她就在像看跳梁小丑一样的看着自己。

    苏清秋的脸色刹那间雪白,脚步不住的往后倒退着,比起心中所想被戳破的尴尬,她更在意的是温知许从一开始就在看戏一样的看着自己。

    往后退的脚步太快,不小心撞到了身后的石头。

    只听一声惊呼,亭后的假山处像是有人,苏清秋脸色雪白,低吼:“谁在那?出来。”

    没一会,就见温知许的妹妹,也就是那年温三老爷从外面带回来的那位小妾所生的女儿温相宜从假山后面走了出来。

    自温知许回来之后,她们母女两人便讲自己关在小院子里没有出来。

    苏清秋也好久没见过她,温相宜长的像她姨娘,容貌秀丽,高傲又冰冷。

    只见她双手交叠放在身前,神情冷漠的嘲自己道:“劝表小姐还是安分点,别拿大家都当傻子。”

    “要是还发生今天的事的话,我不介意禀告祖母将你撵出去。”那平淡又丝毫没有温度的语气,说到撵她出去的时候像是在说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苏清秋再硬气,也不敢将这件事闹大。

    只有打落牙齿和血吞,气的手脚发抖如丧家之犬一样回去。

    可那日温知许又是如何戏弄自己,漫不经心的样子显示她一点都没将自己放在眼里。

    到最后,就连一个妾所生的温相宜也都有底气看不起自己。

    “等着吧——”她红着眼睛,咬着牙上了车,“只要进了宫,日后谁有能力往上爬,还不一定呢。”

    ***

    从秀女检查身体,到之后宫中嬷嬷教导礼仪,很快的就到了皇上与太后亲自阅选的时候了。

    温知许与苏清秋一样都是汉军旗的,只不过温知许的家世高,远远的站在了苏清秋的前面。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