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啥意思?

    娘接连两天都赶我走,难道不知道这破庙厉鬼能护着我?她到底是咋想的?

    而且娘说的“它长身体咧”又是怎么个意思?

    现在我满心疑惑,我分析娘不会害我,她让我赶紧离开,应该是她觉得这鬼婴会伤害我吧。

    可我若是离开了,岂不是要遭到奶奶的报复?好歹这鬼婴伤害我的时候,还有黑狗的叫声能拦鬼婴,可若我走出去碰见奶奶,我该怎么对付奶奶的鬼魂?

    这会儿鬼婴已经靠的非常近了,我甚至觉得他伸手就能抓到我的脸,我吓的心脏狂跳,心道我数到十,要是黑狗再不叫,我就按娘的吩咐,跑出去。

    还好,在我数到五的时候,村子里忽然传来一声牛叫,之后又是墙倒塌的声音,引得全村的狗都跟着叫,二胖家的黑狗也跟着叫了起来。

    在狗叫声响起的瞬间,鬼婴再次停下步伐,惊恐的倒退两步,在远处虎视眈眈的望着我。

    等鬼婴离开我之后,我松了口气,但脑子里却升起一团疑惑来。

    昨天是牛撞墙引起的狗叫,今天又是牛撞墙引起狗叫,而且还偏偏叫的那么及时,这次我确定,事情根本不是巧合,是奶奶故意这么做的。

    可是奶奶为啥这么做呢?这是想用狗叫声,来驱逐鬼婴来保护我吗?

    我可不相信奶奶会这么好心保护我,她用狗叫声驱逐鬼婴,不想让鬼婴害我性命,肯定有她的目的。

    会不会是奶奶执念强,非要亲手杀死我?

    可是这个理由实在太牵强了,连我都不会相信。若说奶奶单纯为了保护我,更让人难以信服。

    这其中的门道我怎么想也想不通,只能明天跟三爷爷商量商量了。

    狗叫声同样惊吓到了娘,娘控制着铁牛的身子,一步步的倒退,还不断冲我哭喊着:“栓柱快离开……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它在长身体咧。”

    它在长身体咧?娘说的“它”,是鬼婴吧。

    我的目光立即落在鬼婴身上,果不其然,我发现鬼婴的身体,比昨日要长大不少,身上褶皱皮肤舒展开,昨天只能在地上爬,今天强壮的甚至能直立起来走路了。

    我的心凉了一大截。

    昨天狗叫的时候,鬼婴离我有三米左右的距离,今天却离我只有不到两米的距离了。也就是说,随着鬼婴的“生长”,它的胆儿也越来越大,明天说不定就不害怕狗叫,直接加害于我了呢?

    看来呆在破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还是得尽快想个别的法子自保才行。

    下半夜倒是安稳的很,鬼婴和破庙厉鬼都没伤害我的意思,一直熬到天亮,公鸡打鸣的时候,破庙厉鬼和鬼婴都不见了。

    我艰难的从桌子下爬出来,去和三爷爷等人汇合。

    也不知道为啥,明明在桌子下趴了一晚上,啥事儿也没干,可我这会儿却累的跟跑了个万里长征似的,提不起一点力气,虚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走到庙门口,忽然响起破庙厉鬼每次出现,后头都响起柜子歪倒的声音,我于是好奇的绕到后头看了一眼,却发现破庙后头竟有一口棺材。

    棺材看上去还很新,棺材前头还刻着一个大大的“财”字,我一下就认出,这是三爷爷的棺材。

    村里的习俗,老死的人,都会在棺材上刻自己的小名,三爷爷叫张旺财,所以才在棺材上刻“财”字。

    奇怪了,三爷爷的棺材入殓了奶奶,上次火化奶奶的时候,棺材和奶奶不翼而飞,却没想到棺材竟出现在了这里。

    此刻棺材上竟放了一大把生了铜臭的铜钱,棺材也被打开了一角,里面竟然有动静传来。

    强烈的好奇心,迫使我凑近看了看。而当我看到棺材里情景的时候,顿时作呕起来:里面有一具乱糟糟的尸体,一群山鼠正不停的啃噬着尸体,尸体已经面目全非,骨头都露出来了……

    我看的头皮发麻,连连倒退,这棺材里的尸骨肯定是奶奶的,没想到奶奶死后,尸体竟被一群山鼠给糟蹋了。

    这个时候三爷爷等人来破庙接我了,我给他们说了棺材的事,三爷爷看了一眼,脸顿时就耷拉了下来,拦住想过去看的二哥等人,说道:“没啥好看的,都回去吧。”

    几个人都停下脚步,跟在三爷爷身后往回走。

    看几个人都耷拉着脸,我就知道他们同样是在为村里的事窝心。不用说,今儿个又得死一头牛,回去了不知道农户该怎么挤兑我呢,肯定又会变着法儿骂我,要把我赶出村子吧。

    我心里也不是滋味,村子里总共三头牛,现在因为我死了两头,真不知道该如何补偿村民的好?

    我甚至在心里考虑是否离开村子,我在村里继续呆着,肯定会给村民带来更大的损失。现在死的是牛,过两天若是死人,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