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深吸一口气,强撑着虚弱的身子,就往三爷爷等人藏身的大坑跑去。

    一边跑我一边思索着,会不会是昨晚奶奶的鬼魂见无法伤害我,结果一怒之下就跑到村子里作怪了呢?这个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如果村民真有个三长两短,我该怎么跟村民交差啊。

    在我往大坑处跑的时候,三爷爷等人也纷纷从大坑里面爬出来,朝我走来。

    看几人都望向村子方向,明显他们也察觉到村子出事儿了。

    三爷爷走上来,上上下下把我打量了一遍,看我没啥事儿,长长的松了口气:“谢天谢地,栓柱你没事儿就好。”

    我说道我没啥事儿,不过村子好像是出事儿了。

    三爷爷说赶紧回村看看吧。

    也不知咋回事,我的身体竟虚的不行,连走路都费劲,还是二哥和三狗子俩人搀扶着我,才总算回到村子里。

    刚进村子,就瞧见王屠夫家的院墙倒塌了,王屠夫坐在破砖上抽闷烟,王屠夫媳妇儿则不停的哭喊,可怜的紧。

    “王屠夫家的牛被砸死了。”三狗子小声在我耳畔嘀咕了一句,我这才注意到,在倒塌的碎砖之中,有一头牛的脑袋露了出来,那脑袋都已经给砸的稀巴烂了,脑浆和血液迸溅老远,惨不忍睹。

    我还发现王屠夫家的牛脖子上,竟有一个黑乎乎的手印,很是明显。

    王屠夫婆娘看了我一眼,顿时哭喊的更欢了:“作孽啊,我们家这是招惹小人了,光往我家里招鬼。这下好了,我家的牛被鬼给掐着脖子往墙上撞,活生生把自个儿给撞死了,没了牛,这可是让我咋活啊……”

    王屠夫婆娘的哭喊,听的我面红耳赤,我能听得出来,他婆娘这是在暗中咒骂我是小人,是我引来的鬼害死他家牛的。

    我自知理亏,虽然心中愤怒,却也无可奈何。

    跟我家关系远一点的邻居,也都嘀嘀咕咕起来,还时不时的看我一眼。他们都认为是我引来鬼害死王屠夫家的牛的。

    在当时,一头牛在农户家的份量非同小可,那算是王屠夫家最贵重的财产了,现在这头牛死了,对王屠夫家来说,的确是一笔大损失。

    “今儿个能害死我家的牛,明儿个就能害死人,这是要把我们给逼死啊,我们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偏偏就犯上小人了……”

    傻子都能听得出来王屠夫媳妇儿是针对我,三爷爷气不过,一把拽住我的手,说道:“栓柱,咱们回家,哼,大呼小叫,也不嫌丢人……”

    我被三爷爷一路拽回家中,而这一路上,我都在想那头牛的死因。

    那头牛,十有八九是被奶奶害死的,奶奶见无法伤害我,干脆就想从村民身上下手,想着让村民把我赶出村子。

    但因为牛死,而引发狗叫,把鬼婴给震慑住,真的只是巧合?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栓柱……”在我想得入神的时候,三爷爷忽然打断了我的思路,我这才发现我们已经回到三爷爷家了。

    “嗯。”我答应了一声。

    “昨天晚上一切都还顺利吧。”三爷爷一边往烟杆子里塞烟叶一边问道。

    我于是就把昨晚的状况一五一十的跟三爷爷说了,包括奶奶和娘来找,以及突然冒出鬼婴,又被狗叫给吓跑的事都告诉了三爷爷。

    而三爷爷在听到“鬼婴”的事的时候,塞烟叶的动作忽然停下,古波不惊的脸上忽然呈现出一股复杂情绪,惊恐,惋惜,震惊……他的手都在颤:“凤英死的时候怀孕了?”

    看三爷爷的表情,我就猜到三爷爷肯定知道破庙厉鬼的来历,于是连忙问道:“三爷爷,那破庙厉鬼到底是被谁烧死的?为啥会被烧死?”

    三爷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淡淡的道:“不说这个了,都过去的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