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喊完之后,我立即吹灭了其中一支蜡烛,紧张的盯着镜子中的黑影。

    黑影在门口晃了晃便站稳了,一个冰冷生硬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哦”。

    之后,破庙便恢复了安静,只有水滴落地的声音。

    我立即仔细观察蜡烛,原本橘黄色的烛光,缓缓变成了紫青色,不断的摇曳。我又看了看从房顶滴落下来的水,水滴在半空中的时候还透明干净,可落地之后,却变成了灰黑色,好似水上漂着一层黑灰。

    一切都和黑衣老头儿说的一样,我松了口气,看来今晚应该不会有事儿了。

    虽说一切正常,但我也并没完全放心,一直都警觉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安静持续了半个多钟头,远处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脚步声很缓慢,由远及近,正朝破庙的方向走来。

    我的神经立即紧绷起来,望向脚步声方向,却只能看到一团漆黑,我惶恐不已,心道莫非这黄鳝血,把别的鬼给引来了?

    这个时候来破庙的,肯定不会是人。如果是鬼,肉眼是瞧不见的。于是我死死盯着镜子,想通过镜子,看看来者到底何人。

    一道模糊身影,在镜子之中若隐若现,我害怕的连呼吸都有点困难了。

    而等那模糊影子靠近之后,我赫然发现来者竟是我奶奶。

    奶奶穿着一身寿衣,踮着脚尖,身子轻飘飘的往前行,每走一步,都会发出啪啪的脚步声。

    奶奶的眼瞪得老大,嘴巴大张,嘴角都撕裂了,一截绳子长进嘴角肉里了。

    她的眼跟脸一样的惨白,死死盯着我,充满怨愤。

    奶奶这凶狠神色吓到我了,从小到大奶奶都没对我这么凶过。现在一想到奶奶要夺我性命给爹续命,我就委屈的难受,想哭。

    当时紧张的要命,心道奶奶这么凶,破庙的这厉鬼能否震慑到奶奶呢?

    奶奶一直往前行,靠近破庙厉鬼,一直走到距离厉鬼三米左右的地方,烛光摇曳的更厉害了,那破庙厉鬼的身影,也跟着摇了起来。

    破庙厉鬼一声爆喝:“滚!”

    奶奶害怕了,连忙倒退了两步,不过却并不离开,依旧死死盯着我,脸上写满不甘心。

    奶奶又盯着我看了会儿,嘴角忽然裂开,轻微上扬……她竟然在冲我笑。

    那笑很诡异,看得我直起鸡皮疙瘩。我百思不得其解,奶奶这是笑什么呢?

    冲我笑了一会儿,奶奶便转身离开了。即便她离开了,嘴角依旧带着诡异的笑。

    别管怎么说,这破庙厉鬼还是把奶奶吓跑了,我彻底松了口气,心道下半夜应该太平了吧。

    这会儿我也适应了破庙厉鬼,心里也没那么害怕了,闭上眼想睡一会儿。

    不过刚闭上眼没多大会儿,门口却忽然炸响了一个声音:“栓柱……快跑……栓柱……快跑……”

    我原本有点模糊的意识,瞬间清醒过来,这是铁牛的声音啊!

    我连忙望向门口。

    铁牛此刻正僵硬的站着,离门口只有四米左右,踮着脚尖,身子不停的摇晃,乌青的脸死死盯着我看,神色看起来很紧张,一直都在冲我喊:“栓柱……快跑……栓柱……快跑……”

    铁牛现在是被我娘冲了身子,铁牛说的话,就是娘说的话。

    娘让我快跑是什么意思?破庙厉鬼吓跑了奶奶,护住了我,娘为啥要让我跑?

    而且那黑衣老头儿和娘是一伙的,我来破庙引鬼护着我,难道娘不知道?

    我心头浮现出一股不详的预感来,总觉得事情哪儿不对劲,可具体哪儿不对劲,却又想不出来。

    铁牛继续瞪大两眼,死死盯着我:“栓柱快跑……栓柱快跑……”

    我急了,刚想张口问我娘为啥要让我跑,却忽然想起黑衣人的叮嘱,除了“避雨”的话,其他的一句也不要说,我最后还是把这句话给生生咽下去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