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我有一个疯娘,是爹花三千块钱买来的。

    我老家在东北偏北,一个叫小磨村的贫困山村,男多女少,很多村民娶不上媳妇儿,买媳妇儿成了常态,甚至几个男人共用一个女人。女人在我们那儿就是商品,没地位,更何况娘还是一疯女人。

    打我记事起,娘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整天起早贪黑的干活,只能吃剩饭,还不准上桌,我那酒鬼父亲还经常打骂我娘,我娘傻,打她也不哭,只会冲我嘿嘿傻笑。

    在我稍大一些的时候,我那向来沉默的娘忽然爆发了,在爹醉酒后折磨她的时候,她竟然咬掉了爹的命根子。

    我爹死的很惨,村里郎中用了两捧香炉灰都没给我爹止住血。

    奶奶气疯了,把我娘拴在门框上用鞋底抽,用脚踹,还用木炭烫我娘,可我娘就是一声不吭,只是一边掉泪一边裂满是血的嘴冲我笑,那模样很诡异。

    我当时被爹的死吓傻了,也不知道护着我娘,只是在旁边傻乎乎的看着。

    娘被奶奶拴住,打了一个生死结,除非用快刀斩断,否则没人能解开这死疙瘩。

    娘在爹的灵堂前跪了三天三夜,滴水未进,三天之后,我娘都虚的跪不住了,躺在地上吊着最后一口气,也没人去管。

    最后出殡的时候,奶奶把我娘也拉去了爹的坟,用一根桃木桩把拴娘的绳子钉在了爹的棺材上,棺材也没埋。

    娘当时已经进气少出气多了,连动弹一下的力气都没有,可她还是咧着嘴角笑,没人知道她在笑什么。

    村里人都说,奶奶是要让我娘给我爹陪葬,等娘明天死了之后,就把我娘扔棺材里,跟我爹一块埋了。

    我自然不想我娘死,娘是最疼我的人了,我想救娘,可奶奶让人拦着我,我根本没法救。

    第二天一大早,奶奶就叫了村里几个壮汉去给我娘收尸,我也去了,我想送娘最后一程。

    可到了坟场,所有人都傻眼了:娘竟然在爹的棺材上“上吊”了。

    原本拴在娘脚脖子上的绳子,此刻却紧紧勒在娘的嘴里。娘的嘴被勒的张开,嘴里塞满了坟头土,舌头耷拉出来很长,眼珠子瞪得很大,吊着白眼,俨然一副吊死鬼模样。

    她的头发以及衣服凌乱不堪,鞋子也不见了,看着像是被人凌辱过,很狼狈。

    不知道为什么,村民都很害怕我娘,都惊恐的倒退了两步,嘴里还窃窃私语着。

    我听他们好像说娘这种死法叫“媒婆印”,娘是想害死我们全家之类的话。

    媒婆印什么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娘这样很可怜,眼泪顿时就落下来了。

    奶奶此刻却是忽然暴跳如雷,大声咒骂起来:“疯婆子,你他娘的死了还不安生,还想整这媒婆印害我们全家,我跟你没完。”

    我当时满脑子疑惑,这媒婆印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娘怎么可能想害我?我一直是娘的命根子啊。

    我觉得奶奶肯定误会娘了,想跟奶奶解释。

    可这时奶奶却已经冲上去,要打我娘的尸体出气。

    村民立即拦住了我奶奶,七嘴八舌的劝起奶奶来。

    “栓柱他奶,我看这不像素云(我娘)要害你们,这是有人在暗地里捣鬼啊。”

    “是啊,素云都饿了四天四夜,连爬的力气都没了,咋可能解开脚脖子上的生死结,自个儿吊到棺材上,整出这媒婆印呢。”

    “我看啊,倒不如把素云好好安葬了,好香供奉起,好话说着,让她怨气消了,没准这媒婆印就自个儿破了”

    不过我奶奶哪儿肯听?一心想着是我娘要害我们家,非要出了这口恶气。

    “你们莫拦我,疯婆子要害我家,我偏要她不能得逞,我要给她吊魂!”

    奶奶一说要吊魂,村民们立马安静下来,表情更古怪更恐惧的看着我奶。

    有村民立即劝我奶奶:“栓柱他奶,千万使不得啊,这是要遭天谴的啊。再说万一失败,你不把全村人都给搭上了吗?”

    “哼,这件事跟你们无关,都是我老太婆一个人的事儿。”

    村民纷纷劝我奶,可我奶却执意不听,村民们都只好不再言语。

    虽然我不知道这“吊魂”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从村民反应上,我也知道这“吊魂”,肯定对我娘不好。

    我哭着拦我奶,可我奶却一巴掌打在我脸上,掉着泪骂我:“小崽子,奶奶是为你好啊,这个女人想害你,奶用命替你拦着,你……你真是个白眼狼啊……”

    奶哭的很凶,而且还第一次打了我,我只好沉默了。

    奶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谁也拦不住,奶亲自走到棺材旁,把娘的衣服给扒光了,一边扒衣服,一边恶语咒骂着娘。

    乡亲们都害怕了,窃窃私语的走开了,只剩下我泪流满面的看着奶对我娘下狠手。

    奶奶扒光了娘的衣裳,又从娘的头上拽下来一大把头发。在坟头周围找了找鞋,竟然没找到,无奈只好不去管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