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大早上睁眼发现脚上穿着死人的鞋,我自然害怕,连忙喊奶奶。

    奶奶端着小米粥进来,不耐烦的问我大清早的喊什么喊。

    我连忙给奶奶看我脚上的绣花鞋:“奶奶,你把我娘的绣花鞋穿我脚上了?”

    奶奶只看了一眼,顿时脸色惨变,端在手里的碗也一下摔在地上:“你……你从哪儿找到这双鞋的?”

    我连忙说道:“我醒来的时候它就在我脚上穿着啊。”

    奶奶带着哭腔喊了一声:“作孽啊,那疯婆子咋跑家里来了!”

    我大惑不已,奶奶说的“疯婆子”,必然是我娘?娘死了,咋可能还会回来?

    说着,奶奶立马低头看地面,我也立即低头去看,却看到地上竟有一排鞋印,从外面一直蔓延到我床边,看鞋印花纹以及大小,竟跟。

    而绣花鞋上也沾满了土,好像有人穿绣花鞋刚从外面跑了一圈回来。

    我看奶奶满脸恐惧,连忙问奶奶这到底咋回事?

    恰好这时候,我家院子的门被猛的推开了,大伯在外面大声嚷嚷着:“栓柱他奶,出事儿了,你家大黑死了。”

    啊!

    奶奶差点没瘫在地上,好在及时扶住了墙,之后顾不上我,匆匆忙忙的就跑了出去。

    大黑死了?我一阵心疼,连忙跟着奶奶跑出去了。

    瘦骨嶙峋的大黑躺在大树下面,一动不动,嘴巴和眼睛睁开,嘴巴里有血沫流出来,一看就知道是被毒死的。

    我发现大黑的眼还死死盯着树上稻草人方向,就连忙看了一眼稻草人,这时我竟发现稻草人不见了。

    “作孽啊。”一向刚强的奶奶,此刻竟绝望的喊了一声,之后蹲在地上就痛哭了起来:“到底是谁跟我老张家作对,非要害我老张家断子绝孙是不是?”

    这话我听的稀里糊涂,不过是大黑死了,稻草人没了,咋扯到断子绝孙上了?

    我没去问,只是心疼大黑被毒死了。

    奶奶忽然扭过头来,眼神有些狠毒的望着我:“柱子,你跟我说实话,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出去过?”

    我被奶奶这凶狠的眼神给吓到了,连忙摇头说没出去过。

    奶奶却满脸质疑,却不再问我,只是望着村民:“乡亲们,那疯女人跑了,你们帮帮忙,帮孩子把鞋找回来,求你们了……”

    奶奶这么一说,乡亲们的目光都落在了我的脚上。而当他们看见我脚上的绣花鞋之后,各个面露恐怖之色,非但没帮我去找鞋,反倒是纷纷惊恐的走开了。

    我还听见村民小声嘀咕着“作孽”“报应”等奇怪的话。

    奶看乡亲们都走开,绝望的直掉泪,最后一把抓住我的手:“走,栓柱,奶奶带你去找鞋。”

    奶奶带我回到家中,顺着鞋印就追踪了去,没想到竟一路追踪到父亲的坟头前。

    没想到爹的棺材到现在都还没埋,我分明注意到,爹的棺材上,赫然摆放着一双布鞋,正是我的鞋。

    “还说你没来过这。”奶奶狠狠白了我一眼:“昨天晚上你来你爹的坟头,从这里把你娘的鞋给穿走的吧。”

    这怎么可能?我一个人深更半夜怎么敢来这里,而且如果真来过为啥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但是我却没法解释我的鞋子出现在爹的棺材上,而我却穿娘的鞋的事,一时间我百口莫辩。

    奶奶再次问道:“你仔细想想,你真不记得了?”

    我立即摇头:“真不记得啊,我咋敢一个人来这里?”

    奶奶骂了一句:“哼,我就知道,肯定是那疯女人想害死你,所以就上了你的身,把你带到这儿来的。”

    说着,奶奶就把我的鞋从棺材上拿下来,又让我脱掉娘的鞋子,把两双鞋子给烧掉了。

    而我这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