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刚才这俩稻草人,让我想起你爷刚死那会儿的事儿来。”三爷爷跟我讲起了爷爷的事来。

    三爷爷说,爷爷娶了奶奶没两年,刚生下我爹没多久,奶奶就得了严重的肺痨,也就是肺结核。

    当年的医疗条件,得了肺结核根本不可能治好。奶奶整日躺床上咳血,不到一年时间,奶奶就奄奄一息,喘气儿都困难了。

    那天下大雨,奶奶的病情忽然加重,一口痰卡在嗓子里,喘不上气来。爷爷绝望的抱着奶奶,蹲在炕上等死。

    三爷爷当时也在场,看奶奶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根本活不过一个时辰,于是就出去叫族里的人来帮忙。

    可等三爷爷叫了族里人,准备见奶奶最后一面的时候,眼前的一幕却把爷爷给看傻了。

    我奶奶跟没事儿人一样坐在床头,而爷爷却躺在奶奶怀里,已经死了,尸体都发凉了。

    奶奶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跟乡亲哭诉,说都怪她,是她把肺痨传给爷爷的,结果她挺了过来,爷爷却离她而去。

    当时所有人都不相信,爷爷身体一直壮的很,反倒是奶奶身体虚的跟将死之人一般,爷爷咋可能会得肺痨死?而且之前奶奶一直虚的动都不能动,这咋一下子就跟没事儿人似的。

    所有人都知道有蹊跷,不过大家都没多说什么,只是按规矩将爷爷给下葬了。

    后来村民们纷纷议论,说奶奶以前做过神婆,懂得邪术,这是让爷爷搭了性命,把奶奶的命给续上了。

    虽然族里人表面上不愿承认,嫌丢人,但这事儿的确太蹊跷,众人还是心知肚明的。

    但爷爷已经死了,他们再责怪奶奶,只会让奶奶觉得族里人欺负她,若奶奶一怒之下离开,谁来照顾刚满月没多久的我爹?

    爷爷死了,奶奶又看着一个孩子,生活没法自理,身为爷爷的兄弟,给嫂子帮忙是应该的,三爷爷也没少照应我们家。

    有一天三爷爷杀了猪,想着给奶奶送一些猪下水过来。刚进屋,就瞧见奶奶鬼鬼祟祟的在床底下鼓捣着什么。三爷爷好奇的看了一眼,这才发现爷爷和奶奶的床下钉着两个稻草人,奶奶正想着把两个稻草人给拿出来烧掉。

    三爷爷精明,一下就猜到奶奶是用这两个稻草人给爷爷施了邪法,续了奶奶的命。不过爷爷都死了,现在再责备奶奶又有啥用?所以三爷爷扔下了猪下水就离开了。

    证实了奶奶害死爷爷的事儿,三爷爷便很少再照应奶奶了。

    奶奶却一点不愧疚,该吃吃该喝喝,好像啥都没发生过。

    过了这么多年,三爷爷原本已经将陈年旧事给忘却了,可这次瞧见稻草人钉在床底的情景,三爷爷不由自主的便想起续命的事儿,而且这情景和奶奶续命的情景如出一辙。

    若我再不相信奶奶想让我给我爹续命,就实在是傻的不轻了。

    听完三爷爷的讲述,我整个人都僵了。

    万万没想到,在我看来一直护着我,甚至付出性命也在所不辞的奶奶,竟然是想害我。

    而再分析一下我娘所作所为,我似乎明白了,其实是娘一直在护着我,连死都是为我而死的。

    娘肯定是发现了奶奶想让我给我爹续命的事儿,可她只是一个普通妇女,脑子还有点傻,清楚自己没法对付奶奶。

    娘于是走了极端,自杀了。娘死后冤魂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